四川在线房产频道

房产 首页 >> super成都
叶大跳:在成都,野生1545天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 2021-12-03 15:34:40 )   来源:super成都

《一代宗师》里说,人活这一世,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里子。

对叶大跳来说,她用了1545天,活成了另一个“野生”的自己。

 

叶大跳家庭摄影作品

叶大跳女性摄影作品

叶大跳插画作品

 

初识叶大跳,是在成都CFT的首展上。

CFT的全称是“野生想象”自由策展计划,这个由小关文创发起的策展IP,旨在为那些虽未经过严格科班训练,却极具创造力的艺术创作者提供专题个展的新平台,叶大跳正是CFT寻觅的那种——野生艺术家

她的摄影和插画作品,是CFT首展的全部内容。去逛展的人很难忘记叶大跳那些古灵精怪的作品,她的厨房顽物系列摄影作品,占了一整面墙,让人们自己去猜“这是啥?”,答案就贴在照片旁,却又用纸挡住,等猜完了掀开谜底,往往是一声轻呼,“没想到是这个!”

她的创意摄影,又会让人误把窗上剪纸的阴影,看成气势生猛的纹身。

酸奶中的蜂蜜岛

结晶的咖啡

煮爆的蛋

总是天马行空,不走寻常路,就像她在过去的1545天里,选择的人生道路一样。

出生在邛崃的叶大跳,童年时却对成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小时候,每逢春节和寒暑假,她就要从邛崃回到成都成华区的外婆家住,因为太调皮,住的时间一长就会惹祸挨打。有一次还被外公把手从前面给“绑”上了,趁大人们没注意,她麻利解开了绳子,把兔子窝里的青草全拔了撒在床单上,还把鼻血抹到了墙上,洋洋得意“报复”之后,自然又是家长一顿收拾。

或是为了帮女儿找一个发泄充沛精力的渠道,初中时,父母把一台海鸥胶卷相机塞到她手中,交代了一些简单的光圈和曝光常识,“随便拍,什么都行”,她乐呵呵地拿着相机,见啥拍啥,连邛崃农村的厕所门也没放过。

叶大跳高中时拍的多重曝光照片

 

在邛崃生活17年后,叶大跳考入成都一所大学读书,再是读研,毕业后校招到成都一家国企的机关工作,随后在成都结婚、定居……她开始感觉自己有点“成都人”的味儿了。

24岁就入职国企,在机关、有编制,待遇不错,生活稳定,可在叶大跳脸上,却很难找出“人生赢家”这几个字。

“每个月只有发工资那天才是快乐的”。叶大跳被分配去做数据报告工作,这和她本硕所学专业全无关联,几乎每个周日晚她都得加班做PPT,因为第二天早会就要用到,看着自己做的一大堆数据报告,毫无成就感的她,感觉人生似乎没有什么想象空间了。

要是主动“躺平”,叶大跳就能得到一份稳定到老的职业生涯。不过,入职两年多以后,她再也受不了不开心无限循环的生活,2017年初,她找到老领导,提出了辞职。老领导找她谈话,又是挽留又是劝诫——

现在世道太难,你以为重新来就能成功?

老领导还体贴地给叶大跳换了个可以出去跑动透气的岗位,让她缓缓再说,一段时间“缓”下来,她更加觉得这份工作真的不适合自己,半年后,她选择了离开。

离职时,叶大跳没有“下一份工作”,却又不算裸辞——离开这家国企时,她已悄然开起了一间城市民宿,就在春熙路附近。在成都民宿数量近万,享有全国民宿订单第一的2017年,她成为了头一波闯进城市民宿蓝海的人之一。

叶大跳还记得辞职时,老父亲在一边着急跳脚,“你做民宿能保证养活自己么?”她想了想,反问了回去,“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有什么是十拿九稳的呢?”

叶大跳的人生,从此进入“野生”时间。

最高峰时,叶大跳手上共有5套城市民宿,收入和上班时持平,总投入却并不高。

一套房的租金最低才1700元/月,都有装修,还是三年以上的长租,她要做的是设计好民宿的风格,打磨室内空间布局,尤其在局部做好软装小景,让房间不同角落,都能拍出美美的照片就行,一番精打细算下来,每套城市民宿的装修投入,都能控制在5000-10000元之间。

叶大跳亲手DIY的城市民宿“小绿屋”

开始做城市民宿时,叶大跳的心态很放松,“赚个零花钱就行”。第一间城市民宿“小黄屋”,她利用“缓缓”那几个月的周末和下班时间,花了5000元就DIY出了小清新风,营业后“赚够了宵夜钱”,正式离职后,她又连开了两间民宿“小绿屋”“小粉屋”,三间民宿的收入已够“吃饭和买保险”了。

有了民宿的经济托底,叶大跳又拿起了相机。

虽然从初中开始,就在断断续续拍照,但这一次,她动了以拍照为业的心思

以前上班时,叶大跳运营过一个做饭类的社交媒体LOFTER,拍了不少食物美照,后来有商家找上门来,要和她合作,这也给了她信心。2017年底,她开始做起了女性和食物的商业摄影。不过叶大跳清楚,在摄影一道上,自己还得努力。

2018年夏天的成都街头,人们会看到一个带着胶卷相机的女孩,每天慢悠悠地在大街老巷中穿梭,对着这座城市的犄角旮旯和芸芸众生举起相机,不断研究着构图、光影,偶尔会碰上怒对镜头的陌生人,她就怯生生的赶紧收起相机。

彼时那些好奇看着女孩的人们,并不知道的是,这个叫叶大跳的女孩,一边在按下快门,一边在心中感慨,“在成都生活了12年,这个夏天才终于把曾经熟悉的点,慢慢连成了线,连成了一座城”

 

 

 

 

叶大跳的“野生”方向,最终还是被2018年下半年的两件事,给彻底改变了。

一是资本涌入民宿市场,成都民宿数量翻番,高端民宿大量出现,动辄月租三四千、装修八九万以上,市场纠纷也明显增加,嗅出危机的叶大跳觉得,是时候从民宿中抽身了。

一是接触到了成都一个叫做“家庭日记”的摄影平台,彻底改变了叶大跳的摄影方向。之前她拍摄过很多内容,女性、美食、街景、建筑,却没有一个鲜明的个人标签。这个主打家庭摄影的社区平台,为正有些迷茫的她,打开了一扇全新窗户。

PS:家庭摄影源自1970年代的“私摄影”,是摄影师通过与家庭成员的充分沟通以及长时间守株待兔式的陪伴抓拍,以真实的影像,“为家⼈记录日常、留住记忆”。

叶大跳三大日常:养狗画画照相

这一年7月,她在自己的微信号上写道,“我要做一辈子的家庭摄影师”,字里行间,尽是斩断乱麻的畅快与决心。

叶大跳不会忘记,这年秋天,她人生中第一次登门拍摄客户家庭生活的场景。那是一个四口之家,父母都是教师,刚刚带了二孩不久,想请她记录下普通的一天。

事先有过详细的问卷调查,叶大跳已然清楚这个家庭想要记录什么画面。她在一旁静静观察,在人们最放松最自然的琐碎日常里,按动快门——大娃二娃同框嬉戏、小孩拨弄父母脚板、母亲偷吻熟睡宝宝、父亲带娃急出满头大汗……这些于他人来说,可能一眼就过的画面,却会成为这个家庭最宝贵的记忆珍藏之一。

 

家庭摄影首拍完成,叶大跳收获也不小,这对专注于日常生活,努力争做优秀父母的夫妻,让她宛如接受了一场审美教育,豁然开朗,“家庭里再平凡的一天,也是值得被记录的”

耐心、细致、出片品质高,让不少老客户主动为叶大跳推荐新客户,即便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找她做家庭摄影的片约也不少。同样在这一年,认定家庭摄影的她还迎来了一个好消息。

疫情期间她居家拍摄的作品,在全球家庭纪实摄影奖DFA(Documentary Family Awards)2020年“没有什么比生活更好”(Nothing is Better Than Real Life)主题评奖中,收获了荣誉奖。她开心地把获奖链接发给朋友,再配上一句鸡血,“看,咱也有拿得出手的了!”

叶大跳作品,获得DFA2020年荣誉奖

如今,叶大跳已拍了很多个家庭,其中不少都是有小孩的,三年多家庭摄影下来,和众多宝妈接触后,她也打消了对生育的恐惧,曾经的丁克计划也悄然改变,转而开始备孕。

“我要从宝宝身上吸取他的创造力”,她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开始幻想,要是未来哪天半夜哺乳时委屈落泪,就马上布光开机,“完成一场华丽的深夜自拍”

常把“白羊座积极乐观”挂在嘴边的叶大跳,其实也有焦虑入骨的时候。

尤其是刚离职后那段时间。收入的确比上班时降低了,压力山大,她稍微闲一点时就会满心焦虑,总觉得“要让身体不停忙碌,证明自己还有价值”

辞职快满一年时,叶大跳去明月村看望新认识的朋友,那是两个年龄相仿的姑娘,在村里捣鼓民宿,因工期拖延,一年了民宿都没有开张,俩姑娘却气定神闲地住了下来,帮村政府接待访客赚点兼职导游的日薪,向村里人学着制茶品茶,养起了流浪小奶猫,把漂亮毛笔字写了满屋,坐在亲手淘来的蒲团上,悠哉游哉地招呼初到的叶大跳坐下喝茶。

从明月村回到成都后,叶大跳感觉自己有变化了,“时钟还在走,我却不慌了”

当然,负面情绪不会彻底从生活中消失。家庭摄影工作中,尊重客户有时也意味着自己的灵感创意甚至是一些拍摄风格都没法实现。对此叶大跳也会生出失落和沮丧之感,好在她还有两个平衡之道,一是画插画,一是拿小熊和Sugoi“出气”。

今年年初开始涉足插画的叶大跳,本来打算用插画来丰富收入方式,让自己能在摄影上坚持做出想做的作品,最后却反过来,在拍摄上更遵循客户的需求,在画画上尽情表达。

小熊是叶大跳老公,Sugoi是她养的一只“很厉害”的边牧,他俩带来了更多平衡与欢乐。

客户那里没能实现的家庭摄影灵感,叶大跳就在家里“安排”小熊及Sugoi来搞定。理科男与文科女的超大性格反差,又让这个家里总是充满欢声笑语。就连小熊参加单位乐队这事,也能让叶大跳乐上半天,因为她怎么也想不通,这群大老爷们会给乐队起名叫“少根弦乐队”

 

有意思的还有——叶大跳,这个有趣的名字并不是她本名,现在却比本名还要常用。被熟识的朋友大喊“大跳”的时候,她的心头会涌出莫名的心安与高兴。

这个名字,来自她中学时收养的一只流浪猫。小猫刚来的时候很活泼,逢人就上跳下窜,她就给猫起了个名字“叶小跳”。没成想,猫咪后来离家出走,一去不返,本来用来叫猫的名字,干脆被亲朋好友用来叫她了,再大一些,她觉得再用“小跳”有点装嫩了,就向朋友们强调,“咳咳,以后都叫我叶大跳,记住了!”

和叶大跳的第二次见面,匆忙间忘记喊她名字了,不过回想起来,当时的她也正处在一种心安自在的微妙状态中

那是成都冬天里难得的一个晴天,天府一街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阳光透窗而入,她坐在最里面的靠窗高凳上,头戴绿色毛线帽,搭上黑T恤红外套、蓝色牛仔裤和亮黄休闲鞋,翘起的左腿轻轻摇晃,专心看着手里捧着的书,米黄的书皮上,书名印刷得很小——《带着鲑鱼去旅行》。

那刻突然觉得,这本书里颇有意思的一句话,和眼前这个野生艺术家很贴:

“知道开头与结尾,是会让我们更快乐呢,还是从此丧失了戏如人生的神秘与刺激?”

 

图片由super成都提供

编辑:范瑞鸣 [关闭窗口]
Super成都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