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房产频道

房产 首页 >> 楼市焦点
活色生香慢成都,从一杯谈茶到一隅崇德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 2021-12-15 11:34:29 )   来源:

对今天的成都人而言,公元780年,唐德宗建中元年,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一位横空出世的「女发明家」可能不曾想过,因为她的「灵机一动」,彻底改变了成都人的生活方式,影响之深远,持续1200多年。

公元780年,一个微风和煦的下午,时任西川节度使兼成都府尹的崔宁正忙于处理公务,另一边,这位市长的千金崔女士在赏花品茗的时候,如柔荑之手却被茶杯烫伤,冰雪聪明的崔女士懊恼之际有所触动,于是命人取来一张碟盘,将茶杯置上,暗自思忖:端着碟盘喝茶,总不至于再被烫到。

烫是不烫了,但新问题很快出现。因为在碟盘上没有固定,茶杯很容易倾倒,抚啜依旧不顺畅。爱动脑筋的崔女士绕着碟盘走了两圈,突然心生一计——用蜡固定茶杯,新问题就此被完美解决。之后,为了让这套固定茶杯的器具更美观,崔女士命工匠打造漆环以替代蜡环,让杯、盘分离,完成后,献宝给父亲,崔宁一看,“也太棒了吧!”,于是主动当起「推销员」,崔女士的发明一传十十传百,在城中逐渐流行开来。又经过后人不断优化改良,茶托以更多面貌出现在日常生活中。成都传统茶具三件套——暗含天地人和之意的茶盖、茶托和茶碗,俗称「盖碗茶」,就是由此进化而来。

这段记录在唐代《资暇录》里的轶事,说明成都人在喝茶这件事上,自古以来就走在时尚前沿,背后折射出的是成都人对生活的浪漫追求和智慧领悟。

 

 

唐之后,到了宋代,《东斋记事》里记载,蜀中八大名茶产地,有七处都属于成都府路,其还是全国茶叶产量的贡献大户。有据可考,南宋绍兴十五年,全国茶叶年产约4800万斤,其中,成都府路和利州路的产量达到2102万斤

茶与成都人之间的羁绊愈发深厚。

到清末,《成都通览》录述,成都茶馆盛行,516条街巷,茶馆数量达到了惊人的454家,由此可见,茶馆已经成为了成都一个重要的民俗文化符号,而坐茶馆,则变成了成都人崇尚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文学大师李劼人的作品《暴风雨前》《大波》里,对成都茶馆有很多精彩描述。人们在茶馆里做各业买卖,听评书,赏清音,看川剧,新闻从业者在这里找灵感,父母在此为子女征婚,甚至还能「吃讲茶」——发生争执的各方,到茶馆请公众断是非。

有学者调查发现,20世纪上半叶,坐茶馆几乎构成了成都人公共生活的绝大部分,全国再找不出第二座像成都这样的城市,拥有规模如此庞大、与民众日常生活关联如此密切的茶馆群落。

「一城居民半茶客」的城市美誉,在全国流传开来。到了20世纪下半叶,成都「尚茶」民风依旧。城北花圃茶园里的「周五茶会」曾是80年代重要的生产资料交易活动。据考,仅1987年前三季度,成交金额就超过2亿元。后来,由于茶会实在太过火爆,为了买卖双方交易起来更加方便,加之电脑问世,「周五茶会」还把电脑搬进过茶园,供交易双方查询资料信息。

时代更迭变幻,一直到今天,茶文化已融入现代成都人的骨血之中。相关统计,成都现有茶馆3500余家,全省茶馆超5万家,这也让四川成为全国茶馆最多的省份。穿梭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与茶馆的不期而遇可能就在下个转角。

因为「喝茶」,让成都与「悠闲」二字从此密不可分。我们也常常能在很多老茶馆门口的各色对联里,比如“走哪里听他摆龙门阵一回,忙什么喝我老三花茶一杯”,捕捉到成都「劝人向慢」的城市性格。这是老成都习惯的生活节奏,这份「以慢怡人」的生活态度,保留至今。在今天的成都市中心,有着多家百年历史背景的茶馆即是证明。

人民公园的鹤鸣茶社自不用多说。此外,最让人想不到的是,在太古里旁,一个名为「谈茶」的现代空间,正是建在近百年的历史建筑——崇德里之内,这个保留了90%原貌又融入有机更新的川西老院,成为了成都市中心腹地诠释「快耍慢活」最为精准的一处院落,在这里不仅能品上一杯盖碗茉莉花茶,还能一窥慢成都的生活精义。

 

 

在成都,常用「谈茶」指代「喝茶」,其精髓不在喝,在谈,也就是俗话说的「摆龙门阵」,「谈茶」代表着一种休闲安逸的生活态度

崇德里与「谈茶」渊源颇深。

巴蜀文化学者袁庭栋曾在其著作《成都街巷志》里描述,崇德里原为无名小巷,分前里和后里,其建置得名于20世纪初。1925年,一位名叫王崇德的商人,在红石柱横街买下一块地皮,在此建房并取名「崇德里」。兴盛时期,崇德里由30多处院落、巷弄组成。

1938年,既是作家,又是爱国实业家的李劼人在崇德里3号开办了嘉乐纸厂成都办事处。隔年,成都文化界重要组织“中华文化抗敌协会成都分会”也在此设立,由李劼人担任理事长。抗战期间,文化界人士经常在此聚会,竹炉汤沸火初红,来茶当酒,洋洋洒洒谏言,阔论天下势

到了1949年,成都地下党组织为了解决迎接成都解放活动经费,在崇德里9号牟锦熙家中建设小型铸币厂,造帆船银圆,供地下党使用。在牟锦熙家中,常常是一杯热茶下肚,短暂休整后,地下党成员们便又投身于解放事业中

茶汤氤氲里,崇德里见证过很多被写进历史的重要时刻,而在纵横交错的时间长河里,更多时候,这里是最能反映成都地道慢生活场景的院落之一。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崇德里大部分建筑在本世纪初被拆除,少部分留存也衰朽得厉害。

直到2012年,画家王亥接手崇德里的设计和运营后,才让这处院落重获新生。有意思的是,在王亥「一个城市的回家路」的更新理念下,崇德里没有推倒重建,以「拆、改、留」的方式,最大程度保留了原建筑整体框架和绝大多数梁柱、门窗和砖瓦,「以旧换新」的背后,是致敬,更是传承。

如今的崇德里,由1号院、3号院、5号院三个部分组成,分别为茶文化馆——「谈茶」、私房菜馆「吃过」、小型精品酒店「驻下」。细细咂摸「谈茶,吃过,驻下」,不正是散发出闲适安逸气质的传统老成都风味。

 

2013年,作为成都主城区留存不多的川西民居院落和地方民俗风貌的重要载体,崇德里被成都市政府纳入历史保护建筑名录。可以这样讲,崇德里是成都这座历史悠久城市的居住习性和安逸生活方式的集大成者。

今天,当我们行走在崇德里,成都院落民居「外封闭」「内开敞」以及「小天井」「大出檐」的特性,你都可以在这里看得明明白白。更重要的是,成都人一直喜爱的庭院空间结构和街坊生活感,在这座已经完成更新的网红地保留下来,并成为初到成都的人了解探索这座城市的「入口」之一。

而对于更多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本地居民来说,崇德里这样的存在,就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只能「驻下」,却不能「住下」。因为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剧,昔日飞檐瓦当、天井小院的院落繁华,逐渐式微,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水泥浇灌的高楼大厦,让众多憧憬川西院落生活的成都人,引以为憾。

因为土地控规等原因,我们也一度为在成都传统主城难再兑现川西院落生活感到惋惜,但令人惊喜的是,一个几乎传承了崇德里民居精髓的新崇德,一个同样足以承载地道成都悠闲生活的院落集群——「锦江大院」,在锦江区三圣乡一鸣惊人

◐ 锦江大院售楼部实景合成图

关于锦江大院,成都人不陌生。

这个主要由叠院与合院组成的项目,能满足成都人对院落生活理想居所的终极想象。它也是成都近几年少有的能统一高阶人群审美、满足其多元化高标准人居需求的项目。

一个多月前,锦江大院一期章华组团首开,推出126套建面约218-300平米的城市叠院,开盘当天成交106套,去化超八成,销售金额达到约8.1亿元,这几组亮眼数据能在当前市场主奏下诞生,即是对产品成色的最好证明。

因为有了锦江大院章华组团的珠玉在前,所以,外界对二期崇德组团有了更多期待

崇德组团占地约54亩,主推建面约200-309平米的城市叠院产品(锦江大院整体占地约110亩,容积率约1.5,1、2期为两个独立组团),这一体量可以和主城很多单盘媲美。大尺度意味着更大发挥空间,崇德组团在延续章华组团「最懂成都人居住习性」的墅院群落气质的同时,依然将叠院的产品力水准保持在「天花板」级别。

◐ 锦江大院售楼部实景合成图

锦江大院样板间实景合成图 下叠部分空间示意

崇德组团主打「叠拼合院化」理念,上、中、下三叠都能享受独立入户、独立花园设计、独立地下空间设计。值得注意的是,区别于过去叠院比较陈旧的产品营造观,这里的「三独立」是指上、中、下三叠户户都能享有独立的归家动线、地面花园空间和地下室空间系统。其中,下叠的地下室空间,依托下沉庭院,甚至能与室外花园实现交互,形成双首层。这种成都市面上少有的叠拼合院化产品,让叠拼从此也能享受到林语堂笔下的「宅中有园,园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见天,天中有阅」的东方院居大观。

锦江大院样板间实景合成图

实地探访过锦江大院的人,一定会对其约10.8米的阔尺面宽印象深刻,独创的叠级采光系统、可自由开启的采光舷窗,以及宽阔楼间距营造的疏朗格局,让每一套叠院的室内空间都能被充沛的光照填满,即便是地下空间,也拥有远超市场同类产品的采光通风条件。置身其中,空间的物理边界仿佛消隐,室内外交融联动之下,感官上,人的视觉会不断向外延伸,达到引景入内的效果,人与天、地,与自然的联结因此更加紧密,有一种把在家的日子过成了度假的感觉。

锦江大院样板间实景合成图

「当你比别人好一点,别人会羡慕;当你比别人好很多,别人只能仰望」这是很多人看完锦江大院产品之后的默契感受——除了在大的框架形制上不断创新升级,近乎完美主义的细节把控,让锦江大院成为了那个令人「仰望」的存在。上、中、下叠首层层高都能达到约3.3米,二层也能达到约3.15米,南北通透的板式结构,LDKB一体化超尺度家庭厅打造,让整个空间在奢阔尺度感上,诞生了很难被超越的豪宅风范。而全生命周期户型设计,为不同家庭成员打造的专属可变空间,也意味着各种生活可能性的呈现,以及对不同家庭角色的不同精神追求的满足。

参照位于市中心,与太古里一街之隔的崇德里,最成都的生活方式,不仅需要通过一处院落来承载,还离不开片区内的文化底蕴和生活氛围作支撑。这点上,锦江大院是佼佼者。如果把成都主城比作一顶王冠,那锦江大院所处的三圣乡板块,则是这顶王冠上的明珠。

从城市站位上,三圣乡位于东进、南拓、中优城市发展战略交汇处,能享受三重发展红利照拂;从主城价值焕新角度,其与金融城、太古里,构成了全新的「黄金三角区」,是主城唯一吸纳融合了锐意进取、休闲安逸、生态舒居三种气质的区域;从公园城市理念兑现上,拥有成都人最留恋悠哉去处——国家4A景区三圣花乡的三圣乡,是老成都安逸生活的绝佳承载地。

 

 

 

和过去景观陈旧、产业模式单一、配套跟不上,且拥有数量众多的同质化农家乐不同,近两年,在顶层设计加码推动下,三圣乡不断焕「芯」升级,以「留住都市田园乡愁」为目标,围绕形态更新、产业升级、活力再造,塑造了一个近悦远来的PLUS版三圣乡。

交通组织精细化升级打造城市枢纽「芯」。老三圣乡常见的阡陌交错、路况不佳的羊肠小道不见了。随着路网扩建、加密、美化,新三圣乡内部通达度大大提高,站在街头巷尾,随手一拍都是景观大片。同时,因为交通体系升级,三圣乡与成都全域联系更加紧密,从三圣乡白鹭湾上高速至天府国际机场,听几首歌就到了;破局老三圣乡轨道交通缺乏,今天的三圣乡不仅有地铁2号线助力,在建的地铁9号线和13号线,还规划有娇子立交、幸福梅林、三圣乡等站点,而正在积极推进建设的行政学院TOD和规划中的组团级三圣乡TOD,则让三圣乡东进门户的形象更加鲜明。

特色场景新消费打造国际范儿新体验。焕「芯」后的三圣乡,某种程度上,等同于加强版的纽约中央公园,带给成都人无与伦比的新派体验。「花乡农居」是借势新建花卉市场构建的现代乡愁特色体验区;「幸福梅林」拥有汇聚了不同特色美食文化的网红街;「东篱菊园」是四川新兴特色研学旅游目的地;「荷塘月色」是融汇了文创产业的乡愁记忆展示空间;「红砂村」是拥有方所、花之岛等网红IP扎堆入驻的文化创意街区;许燎源当代艺术馆、蓝顶艺术中心等艺术馆群落,则让三圣乡生长出了中国第五代新生态艺术文创区,让这片区域散发出浓浓的人文艺术情怀和浪漫主义色彩。游乐沉浸其中,我们常常忍不住慨叹:新三圣乡可能是今天成都唯一将商贸、艺术、美学与创意真正做到了完美融合的区域,传承天府文化,承载公园城市肌理的同时,还深化了锦江国际城区的辐射内涵。

业态配套持续提升构建烟火成都真滋味。在我们看来,新三圣乡「可怕」的地方还在于,一直到今天,它仍在向着全国化,甚至国际化不断迭代进化,从持续提升的产业、配套资源,可见一斑。加快建设的白鹭湾新经济小镇,未来或将成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与粤港澳大湾区深度联动的示范;全国驰名的华西医院锦江院区、华西附二院落定,让片区拥有了权威健康护航;伊藤亚洲旗舰店、华熙LIVE·528、世茂广场等旗舰级综合体,既丰富了成都人的休闲娱乐生活,还大大提升了三圣乡城市商业中心的成色;伊顿国际幼儿园、川师附小、七中育才、成都美中国际爱智国高等公、私立名校荟萃,为三圣乡创设了具有全球视野的良好教育氛围。

「人城境业」和谐共生的理想生活样本,由此在三圣乡诞生。对于身处板块核心腹地的锦江大院而言,能将上述利好尽数吸纳,为己所享,真可谓是成都最具幸福感和归属感的项目,没有之一。

◐ 锦江大院周边部分资源分布示意

在成都,你可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锦江大院这样兼具繁华与烟火、休闲与进击的院居作品。和崇德里一样,这个传承了成都地道院居理想生活方式的项目,注定会被载入成都人居史册。有意思的是,无论是过去老崇德的修缮更新,还是今天三圣乡新崇德的规划开发,都能见到同一个熟悉的身影牵头谋篇——锦江统建

一直活跃于城市建设更新一线的国企锦江统建,对成都在地文化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因为25年如一日的精研这片土地每一寸空间肌理,所以,和其它很多开发企业相比,锦江统建更能精准洞悉把握成都时代人居需求。

这层背景之下,锦江统建大胆尝试,与来自珠海,已匠筑超170个精品人居项目,深谙豪宅开发运作的另一家国企华发股份携手合作,以华发优+产品4.0体系作支撑,最终,研发出了锦江大院这个能实现2000万成都人「院」望的地标性院居作品。

显而易见,随着锦江大院一期章华组团的口碑发酵,近期取证的二期崇德组团或将迎来新一轮势不可挡。在今年成都高端楼市里,席位有限的锦江大院无疑是真正意义上不可多得的一个能体验到成都院落生活滋味的黄金「入口」。

 

图片由super成都提供

编辑:范瑞鸣 [关闭窗口]
Super成都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