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房产频道

热点 首页 >> 热点
万科缘何拖延董事会换届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 2017-03-28 15:59:53 )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目前来看,万科董事会已经铁定要超期服役。对于万科拖延董事会换届的原因,外界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通过拖延来增加现在第二大股东深圳地铁方面在新一届董事会中的话语权。虽然目前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是宝能系,但由于深圳地铁和恒大的结合,其总持股已经超过了宝能系,获恒大授权的深圳地铁已成为事实上的大股东。

对于动荡已久的万科而言,今天又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3月27日,万科本届董事会届满。照理说,一家企业的董事会任期届满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儿,但对于万科而言,由于在本届董事会任期内,其前三大股东全部发生变化,这意味着取决于大股东意志的董事会也面临彻底换血。根据目前的状况,被王石称作“野蛮人”的宝能系是第一大股东,按说能在董事会中占据优势。但这显然是王石们不愿看到的,或许也正由于这个原因,万科宁愿让本届董事会逾期,也迟迟没有着手组建新一届董事会的意思。但按照公司法来看,此举已经违反了有关规定,同时也意味着这家备受瞩目的企业的核心层已经处于没有名分的状态。

现状

万科董事会将铁定要超期服役

董事会任期届满进行改选,本是一家企业运转过程中的固定程序,但万科选择了宁愿违规也不换届选举新一届董事会。目前来看,万科董事会已经铁定要超期服役,短则一两个多月,长则难以预料。

为什么判断万科董事会至少会超期服役一两个月呢?根据章程,公司董事会换届须由股东大会投票,如果不召开股东大会自然也无法换届董事会。因此通常上市公司董事会任期临近届满时或届满当日都会召开股东大会并做出换届决议。由于万科同时在深圳和香港上市,根据港交所规定,召开股东大会需至少提前45个工作日通知召集,这意味着即便万科现在提出了召开股东大会的决定,那么按照45个工作日的规定也至少要到5月中旬才能召开,这也是可能换届选举董事会的最早时间。因此,从明天开始就处于超期服役状态的董事会至少也要“看守”到5月中旬。

分析

董事会超期服役是为深铁“争权”

对于万科拖延董事会换届的原因外界只是猜测,但其中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通过拖延来增加现在第二大股东深圳地铁方面在新一届董事会中的话语权。

因为根据万科的公司章程,连续180个交易日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3%以上的股东才有权利提名董事会的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由于深圳地铁是今年1月份才从前大股东华润手中接盘万科股权的,其持股尚不足180天,如果目前董事会换届的话,其并没有提名权,获得这一权利至少要等到7月份。同样,目前的第三大股东恒大虽然进入万科较深圳地铁要早,但同样未满180天,因此目前也没有董事提名权。

那么,唯有将董事会换届拖延到深圳地铁和恒大都具有提名权时,届时如果深圳地铁和恒大联手即可提名更多董事,从而对宝能系形成制约,削弱后者本该在董事会中更多的话语权。有媒体甚至分析,如果拖到恒大和深圳地铁都有董事提名权为止,根据万科董事会的累计投票制计算,深圳地铁作为事实上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可以与万科管理层拿下5个非独立董事席位,那么宝能系即使有人进入万科董事会也不会对公司有什么话语权了。媒体进而判断,“这将使宝能系已经由一个战略投资者真正变成了一个财务投资者。”

股权

恒大站队深铁已成“事实大股东”

随着十几天前恒大和万科同时发布的一份公告,使得恒大和深圳地铁未来联手制约宝能系已不再限于猜测,而是基本已成定局。

3月16日晚间,恒大和万科A双双发布公告称:恒大将其与下属企业所持有的约15.53亿股万科A股票的表决权、提案权及参加股东大会的权利,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深圳地铁集团行使,期限一年。至此,深圳地铁集团可行使共计29.38%股份的表决权、提案权及参加股东大会的权利。目前,深圳地铁集团为“拥有万科表决权比例最高的股东”。

这一消息立即引发业界震动,因为这意味着位居持股量第三位的恒大已经开始站队第二位的深圳地铁。而包括恒大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深圳地铁董事长林茂德及深圳国资委领导均出现在当天的签约仪式现场,足见各方对此次合作的重视程度。

这里有必要回顾一下万科本届董事会期间,公司股权结构发生的重大变化。在今年1月份,万科前大股东华润将所有万科股权转让给深圳地铁而离场后,目前万科的前三大股东分别是宝能系、深圳地铁、恒大,持股比例分别是25.4%、15.31%、14.07%。

由此可见,虽然目前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是宝能系,但由于深圳地铁和恒大的结合,其总持股已经超过了宝能系,获恒大授权的深圳地铁已成为事实上的大股东。

由于恒大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使得深圳地铁的股份表决权高达29.38%,既高出了宝能系又恰恰低于证券监管层需要询问的30%红线,这使得宝能系想翻盘的余地已经不多,如此精准的拿捏确实是花了心思。

关注

超期服役董事会违规成本太低

万科现届董事会已经要铁定超期服役,那么超期服役的董事会究竟合不合法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45条规定:“董事任期由公司章程规定,但每届任期不得超过三年。”另外根据万科的公司章程也明确了“董事由股东大会选举或更换,每届任期三年,任期从股东大会通过之日起计算,至本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时为止。”从中可以看出,万科的小规范和公司法的大规范都很明确,公司董事会任期不得超过三年。

但是如果公司董事会超期服役,究竟还具不具备法律效用?这个问题则没有这么明确了。因为公司法的第45条还提到,“董事任期届满未及时改选,或者董事在任期内辞职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的,在改选出的董事就任前,原董事仍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董事职务。”这意味着,虽然规定董事会任期三年,但如果不及时改选的话,原董事会仍将继续履职。有法律界人士表示,这一条款其实有自相矛盾的味道:既然规定了任职期限,却没有对超期服役的约束条件,反而还赋予了超期服役者还要继续履职的权利!

“关键还在于董事会违反公司法规定的成本太低!”有法律界人士表示,目前在A股公司中董事会拒不换届的情况并不罕见,而且往往都是在涉及重大利益的情况下出现,但目前基本没有见到监管部门有实质性干预。

北京青年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之前引发极大关注的一次董事会超期服役事件发生于民生银行,在超期服役长达两年之后其董事会直到上个月才完成换届——民生银行的上届董事会本该于2015年4月9日任期届满,但直到2016年12月16日民生银行才发布关于董事会换届选举的公告,到了今年2月20日才真正选举出公司新一届董事会。其间的2016年8月11日,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曾对民生银行下发《监管函》,要求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但也仅此而已。

“根据市场经验,董事会无法正常换届常常是由于内部人控制引起,以民生银行为例,其实就是因为公司被内部人控制,当届董事会和管理层主观上有意造成董事会无限期超期任职。”一位证券业界人士表示,由于违规成本低,一些公司愿意为了利益而使出这种手段,充其量付出的只是道德风险。

展望

宝能系能否入阁万科还要看各方角力

其实,除了深圳地铁和恒大的联手狙击外,宝能系能否进入万科新一届董事会本身就存在争议,因为宝能系掌门人姚振华不久前刚受到保监会处罚成为市场禁入者。

对于受到保监会处罚的宝能系是否有机会进入万科新一届董事会,北青报记者咨询多位法律界人士,但得到的观点并不统一。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姚振华以及宝能系能否进入万科董事会应该依照公司法和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来分析。根据公司法,作为大股东的宝能系应该依法享有自己的权利。而根据证券法,目前宝能系受到的处罚来自于保监会而非证监会,因此其在上市公司事务方面的权利应该是正常的。作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实实在在的持有股份,这部分股份也是合法持有的,“因此其在董事会该占有什么样的席位是不应该打折扣的!”此外,保监会的处罚属于对前海人寿的保险业务层面的处罚,并没有剥夺其作为一家公司股东应有的权利。

不过也有法律界人士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保监会对前海人寿的处罚正是基于其在证券投资方面出现的问题,因此虽然处罚来自于保监会,但是与证券监管也并非完全没有关联,二者并不能区隔开来。“从目前来看,应该找不出阻止宝能系入阁董事会的明显理由,但其能否像其他正常大股东那样名正言顺的进入万科董事会并非板上钉钉。一切恐怕都要看各方角力和妥协的结果!”这位人士称,“换句话说,这件事并没有完全法律意义上的结论。”

文/本报记者张钦供图/视觉中国

动态

万科5名董事缺席董事会

即将于今日任期届满的万科第17届董事会于上周五在深圳盐田区的万科中心召开了第15次会议。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万科发布的此次董事会决议公告中发现,虽然会议以全票赞成通过了全部11项决议,但此次董事会上缺席的董事之多却引人注目。

据了解,第17届万科董事会是在2014年3月28日的万科2013年度股东大会上产生的,当时是以累积投票的方式选举了王石、乔世波、郁亮、孙建一、魏斌、陈鹰、王文金为董事,选举张利平、华生、罗君美、海闻为独立董事。其中乔世波、魏斌、陈鹰三人来自华润,占有三个席位。

但从上周五召开的这次董事会的出席情况来看,7名董事中仅3名真正现身,4名独立董事中也有1人未到场。这意味着当天出席董事会的非独立董事仅有王石、郁亮和王文金三人,另有张利平、华生、罗君美3名独立董事。公告称缺席的5人均因“公务原因”缺席,并都授权他人代为行使表决权。其中乔世波、魏斌授权了罗君美,孙建一授权郁亮,陈鹰授权王文金,海闻授权华生。

聚焦

谁是中国“地产一哥”明天见分晓

在这次董事会会议上通过了万科2016年的业绩报告。数据显示,万科去年实现营业收入2404.8亿元,同比增长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0.2亿元,增长16%;每股基本盈利1.90元,增长16%;公司全面摊薄的净资产收益率提升至18.5%,同比上升0.44个百分点。

财报显示,去年万科已进入的65个城市中,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武汉、苏州、东莞、佛山、南京、西安、宁波、沈阳、天津共14个城市的销售金额过百亿,在40个城市的销售排名位列当地前三。去年万科实现销售金额3647.7亿元,同比增长39.5%,在全国商品房市场的占有率进一步上升至3.1%。

值得关注的是,明天下午,国内另一家房地产巨头恒大也将发布2016年业绩,其业绩与万科的比较也将成为业界的一大看点。之所以业界会将万科与恒大的业绩做对比,并非是恒大目前在万科控制权中的独特角色,而是单纯从业绩上看,去年前三季度恒大在销售额上已经稳超万科,首度将这个持续多年的地产一哥甩在了身后。根据恒大已公开发布的去年前三季度数据显示,去年1至9月其累计销售额已达到2805.8亿元,超越了同期万科销售额177亿元。而从恒大与万科同期公开的数据中可以看到,不仅销售额指标,去年以来恒大在总资产、营业收入、现金余额等多项核心指标上也已超越万科。根据此前恒大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去年上半年其总资产、营业额、核心业务利润、现金余额等指标分别较万科高2876亿、127亿、25亿、1401亿元。如果恒大这种超越势头延续到去年底,那么恒大将取代万科首次登顶中国的“地产一哥”。

编辑:王晓娜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