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成都最牛建筑师三入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这次的作品你肯定见过……

http://www.scol.com.cn  (2016-02-02 16:25:17)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  
  四川在线综合报道

  成都基因在建筑师刘家琨脑海中变幻,最终呈现为社区建筑作品“西村大院”。这一项目已入选2016年第15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主题馆展区。

  这是刘家琨继2008年以“再生砖”入选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2015年以“随风”入选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中国馆),第三次入选威尼斯双年展(主题馆)。

  


  第15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的主题为“前线报告”(Reporting from the Front)。由2016年普利茨克建筑奖获得者、智利建筑师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担任总策展人。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阐述该主题意在关注建筑与普通人民生活的联系,让建筑设计回到服务于大众的重要轨道上。他希望突出这个主题中“前线”的感觉,因为人民住房的供需冲突在世界很多地方都呈现出紧张的态势,故期望双年展能够揭示这一紧迫感和展示成功的解决方案。

  2012年,他和有“中国最好的甲方”之称的地产商杜坚合作,接下了在成都市区一个巨大的项目。这是90年代从体制内下海的杜坚在手里攥了多年的核心地块,也是向来怀抱文化理想的杜老板,在北漂搞了多年的文化事业铩羽而归回到成都之后,“重出江湖”的第一个项目。

  


  


  


  今天回忆起来,两人都会笑着说:“仿佛十几年的相识,就是为了今天这个项目做准备。”和文化产业结缘多年的杜坚,坚持要把这块位于成都西城的空地打造为成都的“西村”──对应纽约东村的形象,一个创意者的社区,创意产业的起搏器。而面对立交密布、高楼林立的城市,刘家琨对这块地的想象则是:院落。一个低矮的、反高潮的院落,是记忆中川西平原的民居院落,也是社会主义时代保留了集体生活的大院儿。

  于是,在许多次的争论中,“西村大院”这个名字浮出水面。在刘家琨手中,建筑外形也从纸板模型到实际施工,一点点成型。

  那真是一个在高楼中间低洼下去的“院落”。四五层的小楼围出了闭合的一个大圈,中间是足球场、跑道、游泳馆。有人行步道在这交织出的院落空间中凌空飞跃,上下穿行,行走其间,看着这一个平地而起的大“院子”与外面的高楼,会有强烈的不真实感──你很难形容那到底是怀旧的感伤,还是科幻的惊奇。

  审美上的体验见仁见智,对刘家琨来说,这个项目的挑战意义在于这大概是他做过最“无中生有”的项目:“鹿野苑是在既有的氛围上做事情,西村周边的情况跟它却是对抗的,是无中生有,什么可以借鉴、发生共生关系的都没有,所以建筑师需要去从无到有建立一个清晰的秩序。”

  而跟鹿野苑所对应的个体精神生活不同的是,西村是典型的中国建筑师对公共生活秩序的想象:“鹿野苑就像家,像私人的小园林,像写一个主题鲜明的短篇小说;西村大院从一开始就没有个体诗意的设定,像是要展开一个充满矛盾的社会画卷,定义一个公共生活,许多东西需要组织和控制。”

  刘家琨承认,这种想象是很“中国”的,甚至很“四川”。他形容这片奇异的巨大院落对应了自己内心的原风景:“一片土地上有一个盆子”,是四川盆地,是杂糅了各种可能性的火锅,也是儿时记忆的院落。

  “中国院落、城寨的秩序感是很强的,强于人与人之间的感觉。外面都是灰灰的墙,精彩的在里面,人们是在秩序中自如相处,大家的关系是框定的,这跟中国文化有关。”这种在秩序中自如相处的状态,刘家琨给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你想象一个人坐在阳台上”。这也是他对自己的精神自况。不是空无一物的自由,而是在一个给定的阳台上独处、看天、与时空相处。

  2016年刘家琨60岁,他形容自己不想置身事外,而是找到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幻象”,在作品里“传达与时代能量相对称的东西”。

  展览时间:2016年5月28日至11月27日

  媒体预展:2016年5月26至27日

  展览地点:意大利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主题展区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