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甄志军:专注传统不改初心

http://www.scol.com.cn  (2014-03-17 08:24:38)  来源:四川在线 肖紫薇  
编辑:  
  下午三点,不早不晚,很准时。落座后的甄志军褪下了披着的中山装,埋头整理下鞋带,开始向我们“汇报”近况:“最近忙点,出去跑了几趟。刚开年第二周才去了重庆两江新区,那边有点想法。第三周去的西安西咸新区,和重庆一样,那边的政府看得起我们的院子,邀请我们去考察,结果把刘邦一家人的墓都看了。”近两年来,重回幕前的甄志军几乎每天都在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或应邀外出考察。

  


  “狭隘”的自豪感

  忆起重庆的岁月,甄志军感叹到:“我们建院(重庆建筑学院)这帮人都有‘狭隘的自豪感’” ,那些骄傲的老师都是年轻崽儿,经常教育我们“可以有傲气,要藏在骨子里,表面上只要有勇气。”也许就是这份勇气,让90年代中期的甄志军,放弃了建设部科技司的铁饭碗,毅然下海,先后在成都做了锦城苑、锦城豪庭两个项目,成为成都商品房市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31岁就出头的甄志军,在地产人眼中就是成都的“教父”级的存在。一位资深地产人回忆:“有外地开发商在的场子,只要有他在,我们都把笔记本收起来,有甄总对付”。

  “说起那个时候真的是神经病啊,也不是好出头,就是喜欢东说西说的,成都开发商比较报团,也是成都媒体的‘模特’。” 甄志军开起了玩笑,“但总的来说还是讲了道理的。”

  “狭隘”的民族情结

  8年后的甄志军已经脱去“模特”身份,鲜少在公众露面。

  “现在都‘五张’的人了,没得那个情绪想去抛头露面了。面对媒体‘出卖色相‘的事情,何大师来做就好。”甄志军口中的这位何大师,即中国著名建筑设计师何亚雄,是甄志军的大学同窗,现在的合作伙伴。同在建院文化中熏陶过的二人都有着“孤芳自赏”的个性,骨子里都想做点东西能传世。

  何亚雄的成名之作便是清华坊,如今已是现代中式建筑的教科书。“搞中式,不是局限在某个朝代,需要的是‘神’(中国精神)”,现在大多的中国人都信仰“人民币”, 在拥有物质生活后,祖先留下来的优秀文化都丢了,甄志军有些担忧,“我们要恢复传统,至少先恢复礼义廉耻。”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排在世界前列,文化之“根”不能断,“不能让娃娃忘了你祖祖是哪个”。

  “我们还是有‘狭隘’的民族情结”, 甄志军笑了笑。

  对于传统,甄志军有自己的坚持。“比如新派川菜,就是乱兑佐料”, 甄志军调侃道,“现在能做肝腰合炒的店子已经不多了,这个才是川菜精品。”在欧风建筑盛行的成都别墅市场上,甄志军和他的同窗们认为“中式院子在居住上是有精髓的”。

  “最早的时候,我们有帮同学,就说到哪天在龙泉弄块地,你整个院子我整个院子,恢复到我们中国那种传统的生活状态。”中国人的院子情结是中华文化的一个缩影。较之西方,中国人更为保守、隐忍、含蓄,“高墙深院”从古至今保证了居住的私密性,而几家人一同“开门吃饭、打圈麻将、娃娃一起长大”的邻里情怀也是从“院子”里传承下来的。

  理想跟市场不冲突

  科班出身的甄志军也有理想主义情怀。

  “建筑就是从局部恢复传统”,在中国会馆,甄志军与何亚雄的理想被放大了。中国会馆是西南地区罕有的会馆式平层大院社区,尊重中式建筑“天井”、“中庭”、“后花园”的传统,实现天人合一。“它的‘神’是中式,但功能要现代化”,甄志军介绍说,“所有生活都在一个平层空间中解决,使用很方便”。

  “来看过的人不一定会买,但是绝不会说它不好。”

  只要一提起中国会馆这个作品,甄志军的自豪感就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有北京客户来一盘就签了”,“春节后卖了4000多万”,理想跟市场不冲突。最近,中国会馆又开创了“私人定制”服务,成都某知名餐饮企业家要将父母接进新居,“风格是我们的,可以进行个性化改装和建设”,甄志军接着说,“80岁的老爷子等着住,今年6月份必须出来”。

  “两江新区掌舵的人对配套地产有点想法,不做别墅,想搞院子。我是丰都人,他们邀请我回家乡做点事。金堂因为有了中国会馆,也有大型国企进来想做旅游地产项目,找我们合作……”。如今的中国会馆,凝结了甄志军的初心和对于建筑本初的理解,早已超越了几个建院学生的梦想,成为甄志军新的出发。

  四川在线记者 肖紫薇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